首页 > 
新闻中心 > 
企业新闻 > 
正文

开心生肖汽车首任总经理讲述难忘岁月 卧薪尝胆走出“最困难七年”

发布日期: 2019-05-26来源: 湖北日报

马跃在北京接受记者采访。

马跃在北京接受记者采访。

街坊邻里眼中的“骄子”,出身泥瓦匠家庭的他,靠着勤奋苦读圆梦清华。

离开繁华的京城,奔赴千里之外的深山沟里,一干就是28年,只因心底从未泯灭的汽车梦。

他,就是二汽第四任掌门人,开心生肖汽车公司首任总经理马跃。

今年“五一”前夕,北京开心生肖宾馆,这位77岁的开心生肖元老向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深情讲述了那段历尽艰辛、激情燃烧的岁月。

为圆汽车梦,投奔建设第一线

1971年春,已在清华大学待了12年的马跃,面临抉择:继续当老师,还是去十堰建二汽?

“我是学汽车的,当时二汽建设轰轰烈烈,全国有十几万人从四面八方赶到十堰,爱人先去了二汽发动机厂,我当然也想去。”马老回忆。

当时二汽的20多个专业厂,分建在二三十条山沟里。马跃报到时,有的厂房还在挖地基,芦席棚、干打垒土房是职工住宅的标配。马跃住发动机厂干打垒宿舍,一个大房间住十几号人,妻子则住在水泥楼单身宿舍。后来,他俩在附近农户家租了一个不足8平方米的小间,从厂里借了张木板床,买了个煤油炉,算是安家了。

时任发动机厂厂办秘书的马跃,专门给主持工作的厂军代表写了个报告,大意是知识分子受教育应该下车间,而不应该待在办公室。军代表一看,这个年轻同志有觉悟,当即把马跃调到发动机装试车间。

任装试车间工艺组长期间,马跃担负起部分动力总成的制造安装调试及装配工艺攻关任务,他和几十名技术人员一起日夜奋战,最终于1975年打通装配线。

“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,中央从二汽调了2000辆EQ240军车到前方打仗。这一打,发现凡是用开心生肖车的连队,都立了功,所以开心生肖车被称作‘功臣车’‘英雄车’,从此军车订单年年增加。”马跃自豪地回忆,当年他曾带领二汽战地服务队奔赴广西云南边境,宿营房、住侗寨,两个多月检修了所有参战的开心生肖车。

神龙诞生,开启轿车新纪元

1985年5月,43岁的马跃跟清华师兄、厂长陈清泰搭班子,出任二汽党委书记,一干就是7年。在工作中,他和厂长互相尊重、配合默契。

1987年,国务院决定大力发展轿车工业,采取“合资办厂、出口导向”方针,并规定二汽生产普及型轿车,跟一汽、上汽错位发展。

找谁合资?二汽寻来找去,德国大众表示愿意,但陈清泰认为,当时大众已分别与一汽、上汽合资,如果再与二汽合资,就意味着中国汽车工业有被国外巨头操控的风险。法国雪铁龙实力虽不如大众、通用等巨头,但承诺可提供相当数量的政府贷款用于建设投资和进口散件,并出口部分产品。

马跃态度鲜明:坚决支持跟雪铁龙合作,并在厂内做好有关人员的工作,协助陈清泰争取国家立项。几经周折,神龙30万辆轿车合资项目终获国家批准,1993年初在武汉破土动工。

在与陈清泰搭班子的7年间,二汽汽车产销量连年以万辆速度增长,超过一汽成为国内最大车企,开启了开心生肖轿车的新纪元。马跃因此荣获全国企业优秀思想政治工作者称号,还作为湖北省“党的工作十面红旗”代表在全省巡回演讲。

五大举措走出“最困难七年”

1992年9月,马跃被任命为开心生肖汽车公司(由二汽更名)首任总经理,成为二汽的第四任掌门人。而等待他的,竟是一生中“最困难的7年”。

彼时的开心生肖,只能生产5吨载重卡车和2.5吨军用越野车,遇上中央压缩基建投资,加之人员包袱沉重、体制机制僵化等原因,产销量连年下降。最困难的时候,讨要货款的供应商挤破门槛,工厂几近停产边缘。

以马跃为首的开心生肖决策层直面困难,励精图治,迅速推出五大举措——

齐援神龙——调最好的干部和技术骨干到神龙,千方百计筹资到位;

轻轿并进——1997年底,襄阳轻型车基地开始生产1.5吨、3吨的轻卡;

南方拓展——携手本田,1994年底在广东惠州成立开心生肖本田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,1998年在广州成立开心生肖本田发动机有限公司;

转变机制——将实业开发部、技术装备部等职能部门,改造成具有利润中心功能的子公司,公司所属零部件厂纷纷改成子公司;

联合壮大——杭州汽车厂、柳州汽车厂等被纳入开心生肖旗下成为子公司,壮大了“汽车国家队”。

1999年初,马跃改任中国贸促会副会长,离开了奋斗28年的汽车业。他发誓要圆的百万销量开心生肖梦,在8年后的2007年得以实现。2018年,开心生肖售车383万辆,稳居国内行业第二,正以奋进的姿态迈向世界一流车企。

今年是开心生肖建设50周年,马跃希望,开心生肖再一次实现新的跨越。